梨子

末世

#恋与制作人
#末世
#全员(?)
#我想是OOC了QQ(掩面)



白起浑身是伤,满身血迹,背抵着一座大型控制舱,缓缓跌坐在地。

已经没办法再撑下去了......虽然眼下看起来再没有敌人了,但是难保之后会不会突然窜出。可是......白起的体力已耗尽,麻醉枪的弹药也所剩无几。他看看躺在控制舱旁的三个男人,他们表情安详宁静,因为麻醉枪的作用,他们将会沉睡着,而身后控制舱里的「她」,同样陷入深沉的睡眠中,有了控制舱的防护,相信就算敌人闯进来,也能护她周全。

再撑一下......能多保护她一分是一分......白起想着,视线却开始模糊,意识也飘回到三天前......

三天前,恋语市发生莫名的恐怖攻击。民众没有来由的开始互相攻击,整个城市陷入巨大的混乱骚动。

第一时间,他们五人便集结在许墨的研究所。而安娜、悦悦、顾梦、魏谦、韩野、周棋洛的经纪人......等人,也随后赶了过来。

「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?为什么会发生暴动?」

「市政府那里似乎还没有头绪,关于这场暴动发生的原因、起始地点、应变方式......目前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。只知道,暴民是无条件随机攻击,一般民众被直接攻击死亡的话,不会有特殊反应,但是如果被暴民咬伤,似乎也会被引发暴力行为,加入攻击的行列中;而被暴民咬中的暴民,则会死亡。」许墨藉由可得的稀少线索分析着。

她看着电视画面中稍早的现场实况,市民们不分男女老幼、不分远近亲疏,见人就打,手边的东西全都成了现成的武器,一时之间血流成河、尸横遍野。就连现场转播的记者、摄影师,随后也遭到攻击,只剩下传送回电视台的画面,持续播送着。

「怎么会这样......罗奶奶,昨天还跟我说着她孙子放假要回来玩了,她那么开心地等着她的孙子的......」她看着画面里倒下的老人,眼泪夺眶而出。她每次要去交企划案时,都会向在公司附近卖花的罗奶奶买一束花,希望能带来好运,而她也真的每次都顺利通过提案。还有在住家附近的便当店老板、地铁站的站务员......每天在生活中遇见的人,如今全都像成了仇人似的,杀红了眼。

然后他们发现,evol在这场混乱中,失去功用──他们的能力完全无法施展。

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恋语市早晚会整个沦陷,我们也难逃一死。」

提到死字,四个男人猛地抬起头互看,最后视线落在电视前的她身上。

在那一刻,四人想的是同一件事:她不能死。

他们迅速地开了小组会议──会议时排除了她的加入──之后很快速地,许墨把研究所里所有能用到的材料、器具都收集起来,开始进行组合;李泽言、周棋洛负责让人尽可能搜刮食物,还有生活用品等物资;白起则是巡视着周围环境,务求众人安全。因为暴民也开始闯入恋语大学,连带许墨的研究所也产生危险。大学的学生们也有不少已经遭受到攻击,有幸逃过的人开始了躲藏的生活。

许墨的秘密研究室,成了他们最后的净土──虽然他们知道这里终究也难逃被攻陷的命运,估计硬撑也只是多了一两天的时间而已。

他们在许墨的秘密研究室里熬了三天,就在几个小时前──

「我不要!为什么要我一个人躲进去!要躲,大家一起!」她咆啸着,反抗着他们的要求。

许墨在三天的时间内,建置了一个控制舱,因为时间紧迫,加上材料有限,控制舱大小仅足够容纳一人,但这对他们来说,已经够了。

「这是我们共同的希望,如果你在这次混乱中受伤,我们都会很难过的。」

「对啊,薯片小姐,我们都不希望妳发生意外。」

「难道妳认为我们撑不过去吗?笨蛋。」

「听话,不要让我们担心。」

「不行,我不能接受。如果你们都不在了,我一个人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。」她泪流满面,而四个男人面带忧伤地看着她。他们又何尝愿意离开她?只是,要他们看着她在自己眼前死去,或是明知她会遭受攻击却无能为力,那更是比死更让他们痛苦的事。

「学长、棋洛,你们,能了解我的心情吧?我不要跟你们分开!」她看着白起跟周棋洛。

白起深深地看着她,眼神里充满哀伤、不舍,他张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后只是沉默地转过身去,不再看她。

「薯片小姐,其实我们也很舍不得跟妳分开,可是我们更舍不得让妳遭受这些攻击。妳也看到了外面那些攻击的惨状......」周棋洛欲言又止。

「你们这些人都疯了!」门外传来安娜的声音,还有敲击重物的声响。

「啊啊啊啊啊!我的笔电!里面的数据!」魏谦哀号着。

「哈!大爷跟着我白哥可不是白混的,你们这些人想靠近还早得很!」

许墨的秘密研究室外还有一个会议室,这几天韩野、安娜、悦悦等人都在外面休息。原本都没什么状况的,照这样看来,已经有暴民攻进这里了,而且依地缘来说,不管被攻击者或攻击者都有可能是许墨的学生或研究员。

「许墨......」众人不约而同看向许墨,后者双目微敛,忧伤在脸上一闪而过,随后他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「没事的。现在还是先安排好妳的问题比较重要。」许墨把话题拉回她身上。

「我不怕!我们一起......唔......」她的话没能说完,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,用一块布轻摀住她的口鼻,她双眼瞪大,没一会儿便缓缓阖上,昏睡过去,倒在李泽言怀中。

「李总裁......」周棋洛一脸担心。

「......大惊小怪,这只是麻醉剂。」李泽言将她抱到一旁休憩用的小床上。

为了小心起见,虽然已经试过几次了,但在把她放入控制舱前,许墨还是再躺进去测试一下安全性。

白起将与会议室相连的门轻轻打开,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后,闪身出去,再度将门关上。

「你们还好吧?刚刚有人闯入了?」白起看着倒在地上的人,有穿着实验袍的,也有穿着一般便服的,不能完全辨认他们的身分。

「白哥你放心吧!我们已经把他们解决了!」

「我的计算机啊啊啊......」

「白警官,你看,我们女人也不是好惹的喔!」顾梦手里抓着一根球棒,在自己掌上轻敲着。

白起嘴角轻扬,没有说话。他走到对外的门边,开了一个缝,环顾四周。外面走廊上已经涌入暴民,先前闯进会议室的应该是第一波。他迅速关上门落锁。「这边也开始不安全了,我看你们都进来里面吧。」

「白警官,不用了,我们在这边,拳脚比较施展得开来。」「里面空间不大,我们都进去就不方便活动了。」「拜托你们照顾好老板了。」「总裁没事吧?」「棋洛有没有偷吃零食?」众人七嘴八舌,但是他们的希望,无非就是自己关心的人能够平安无事。

白起一阵感动。「你们要小心。我先回去安顿好她,一会过来帮忙。」

白起回到研究室,许墨正好结束测试。

「李泽言。」许墨从控制舱钻出来,语气是少见的激动。

「这里面,可以使用evol。」

李泽言闻言一个箭步上前,也钻进控制舱。一会儿后他出来,跟许墨相同的反应。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有实质帮助,但至少是一丝希望。

「真的吗?」周棋洛半信半疑也钻了进去。之后难掩兴奋的钻出来。

「真的可以耶!」他看向白起。「白警官你要来看看吗?」

白起摇摇头。「不用了,你们确认过就好。」

四人紧急讨论后,周棋洛带着笔电又钻进去一次,把计算机连上控制舱的控制系统,做了一些设定。李泽言则是在里面打开怀表,把时间暂停住,之后他把怀表留在里面。

白起从她手上拿下手炼,躺进控制舱里,把气流集中到手炼上,同样地,他也把东西留在里面。

门外再次传来争执打斗的声音。李泽言走上前,轻柔地抱起她,再以同样温柔的动作将她放入控制舱中,为她挂上怀表、系上手炼。

四个人最后深深地再看了她。昏迷中的她,宁静安详,犹如天使一样。这样的她,他们怎么舍得让她受到危险?现在这样做,是最好的方式。

许墨缓缓地阖上控制舱。

「走吧!现在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!死也要保护这里!」周棋洛搓搓手掌,环顾左右打算找适当的武器。李泽言、许墨也就近寻找适合的武器。

三人往会议室走,准备跟众人会合。

白起把许墨实验室所有的麻醉剂,都转制成麻醉弹。

会议室的大门已经被涌上的暴民撞破,安娜等人不知道已与暴民缠斗多久。四人加入战局,周棋洛拆下铁架上的铁环,直接把铁架当成铁棒使用;许墨和李泽言双手各持一把解剖刀,两人双刀使得利落干脆。

「想不到总裁使起解剖刀也这么得心应手。」许墨温和地笑,与手上的动作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意象,却意外的无违和。

「......解剖刀跟餐刀差不了多少。」李泽言蹙眉,手上动作没停下。

白起则是在一旁用麻醉弹协助。根据他们从现场影片观察到的情形,如果受到暴民攻击直接倒地没再继续拉扯,暴民会直接忽略;如果在争斗中被暴民咬到,那么伤者就会转而成为暴民,加入攻击行列。所以白起在旁适时麻醉暴民,令他们昏睡。

当这一波闯入的暴民渐渐减少时,白起的枪,突然无预警地开始瞄准自己人。

眼见韩野、悦悦、沈远......一个个被麻醉枪击中倒下,白起举枪瞄准了许墨,麻醉弹射中许墨腹部,后者捂着伤口,看着白起,轻声笑了。「都这个时候了,你想要自己当英雄吗?」

许墨倒下的声响引起李泽言的注意,他望了许墨一眼,再抬眼看向白起。「幼稚。」他大跨步朝白起走来,试图阻止白起。白起毫不犹豫扣下扳机,子弹从李泽言肩头穿入。「你打算一个人撑多久?笨蛋!」他蹙眉,但药效很快袭来,他也只能倒下。

「白警官!你在做什么!」周棋洛瞪大眼,一脸不可思议。

「你打算孤军奋战吗?你会死的!」

「......对不起,我不想看着你们被攻击死去。与其这样,不如由我来动手。」语毕,周棋洛倒地。

解决了后面冲来的零星的暴民,趁着空档,白起一人搬动着这些曾经最熟悉的朋友,尽量让他们能有一块干净的地方、安稳地躺着。

至于许墨、周棋洛、李泽言,则是被搬到控制舱旁。

白起一个人对抗着闯入的暴民,直到......只剩一枚麻醉弹。

「没办法了......」枪口对着自己肩头,白起再看了一眼控制舱。

「没有我们,妳也要好好的。」最后一枚麻醉弹射出。

之后,还有暴民闯入,但是因为他们感应到这个空间内,并没有存在意识的生物,因此他们没有多加停留,而是往其他地方去了。

当意识正常的民众都被攻击,或死亡、或被转化成暴民,之后便是暴民对暴民的攻击,直至再也没有生物体。

暴动来得快,去得也快,从爆发到结束,一个星期,恋语市成了一座死城。

整个城市的时间彷佛静止了一样,再没有存活下来的个体。只余沙尘漫漫,轻覆上每个角落。

**********

一天天、一年年,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某天,控制舱静悄悄地开启了。

她坐起身,彷佛只是小寐了一会,还陷在恍惚的状态。

直到她瞥见歪斜躺着的白起,还有齐整成排的其他三人。「对了......那时候,我被蒙昏了。」

她离开控制舱,跪在地板,伸手去摇动他们,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响应。「白起、李泽言、许墨,还有棋洛......你们,真的离开我了吗?」她苍白着脸,不敢相信,他们就这样走了,明明还睡得那么安详的。想起当初他们坚决要她避难的神情,也许,他们真的离开了?

她站起身,强打起精神,缓步移到外间会议室。

「安娜姐、悦悦、顾梦、大家......」看见每天一起工作的伙伴齐刷刷一字排开倒在地上,她再也忍不住压抑的情绪,放声哭了出来。

泪眼模糊中,她感觉有一股气流从她身旁流过,窜入空气中。

她发现气流来自于她手上的银杏手炼,而在她的胸口,当初被李泽言暂停时间的怀表,开始发出规律的滴答声──时间继续前行了。

「是evol?」像是有什么在控制着她,她抚着手炼跟怀表,走出会议室,一路上看着东倒西歪的「尸体」,凌乱地倒在各种地方。

她感觉不到这座城市的生气,但是竟然不觉得害怕。那股从手炼中传出来的气流,在踅出去绕了城市一圈后,又回到她身旁盘旋着,彷佛在陪伴着她一样。

她走到生命科学院区的草皮上,草皮早已枯黄,树木也枯朽了,建筑物呈现灰白颓圮的模样。

死城。这个城市再没有生气了,除了她。

她抬起头,头顶上的天空,雾霾沉沉,灰色云层厚重堆栈,远处传来低沉闷响的轰雷声,气压异常地沉重,彷佛随时就要下起雨。

她环顾四周,然后闭上眼睛、仰起头、摊开双手,试图感受身旁的气息。

依然没有一丝生气。

「轰!」天空一阵巨响,接着猝不及防地落下倾盆大雨,雨声哗啦,雨滴如豆。她依然维持着方才的姿势,动也不动,任由雨水放肆地泼洒在她身上。虽然全身湿透了,她仍不为所动。

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,两分钟后又倏然而止,雨水渗入地面,雨后的空气弥漫着泥土及青草的味道。

她睁开眼,惊讶地发现,原本枯黄的草地,开始冒出绿色的新芽;树木开始拉直拔高,枝桠上也冒出嫩叶。

一丝光线穿透头顶的云层照射下来,乌云慢慢散去,世界光亮了起来。

「老板!」不远处传来韩野、悦悦、顾梦、安娜的声音,只见他们四人从研究大楼跑出来,脸上是久别重逢的喜悦。

「安娜姐,你们......你们醒了?」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刚才他们还一个两个倒在地上,任她怎么叫唤都没有反应,而现在,他们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了?

「对啊!这不是活生生地站在妳面前吗?」顾梦说道。

「不过,为什么白警官要射杀我们啊?」悦悦突然想到。

「白起?妳说白起射杀妳们?」听到悦悦的话,她蹙眉。「会不会是妳看错了?」

「没有错啊!那时候我看到白警官先对安娜姐开枪、然后是韩野、顾梦。我想逃可是腿发软了根本没办法逃。后来我也被开枪了。」

「不可能!学长不可能这么做的!」这消息太令人震惊,超出她能理解的范围。她拔腿往研究室方向跑。余下几人仍好奇地讨论着「劫后余生」的心得看法。

「对了,我刚刚进去里面的研究室看,白哥全身是伤倒在里面,可是李总裁他们身上却没有什么伤。」韩野说着,看看自己跟其他几人,也几乎毫发无伤。「白哥......是不是为了保护我们不被那些暴民攻击,所以先射晕我们,自己跟那些暴民对抗啊?」

几人打量对方,再思索韩野的话,似乎也有点道理。

「果然是关心则乱,老板太急躁了。」他们决定回去告诉她这件事。如果这是白起的善意,怎么也不能让他莫名被冤枉了。

她在会议室入口遇上正要出来的许墨、李泽言、周棋洛,还有几个陌生人,应该是当时闯入会议室的「暴民」。而会议室里,还有陆陆续续醒来的人。醒来的人还处在茫然的状态中,对于之前发生的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。

「你们、你们也醒了。」看着他们三人完好无恙地站在她面前,她心里一阵感动。「太好了......你们都没事。」

「......笨蛋,妳又做了什么事,怎么弄得全身湿?」李泽言蹙眉。

「薯片小姐这样会感冒的!」

「妳还是一样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,要是真有什么不适,我会心疼的。」许墨脱下实验袍披在她身上,并为她拉拢衣襟。

「对了,你们醒了,那......学长呢?悦悦说学长开枪射杀他们,你们有看到吗?是真的吗?」

三人都静默了。

「白警官......他说不想看着我们被攻击而死,所以射杀我们。」见她急欲追问什么,周棋洛赶紧又解释。「他的枪里是催眠弹,不是真的子弹,他只是想让我们昏睡过去而已。」

「恩,白警官应该是不希望我们被暴民攻击咬伤后也变成那样,所以选择让我们昏睡,躲过暴民的攻击。」

「......白痴,他就认定我们会输?」

「那,学长现在呢?他自己也昏睡了吗?还是......」她不敢想象自己未说出口的猜测。他为了保护他们,决定孤军奋战。刚刚她见到的他,全身是伤,难道他最后还是被咬伤了?否则,为什么他没跟他们一起醒来?

三人对望,尴尬的沉默又蔓延开。

「刚刚,我醒来的时候,教授跟总裁已经醒来了,我们去叫了白警官,但是他没有反应......」

她脸色一沉,越过他们身旁走进研究室,里面也有初醒的人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都是一脸懵。

而控制舱旁,已没有白起的身影。

「白起......」尽管在门口就能看见里面的情形,她仍像在期待什么似的走近控制舱。

舱内舱外,空空如也。

「学长呢?你们不是说叫不醒他吗?他怎么不见了?」她回头看着站在会议室的他们,低声喊着。虽然了解他们也不知道实际情形,对他们发脾气实在是过了,但是现在的她只想知道白起为什么会消失。

「依我推测,醒来与否,跟当初倒下的原因有关。」许墨沉吟着,说出从醒来至今就在思考的推论。

「这个人,」他指着会议室长桌旁一个「尸体」。「当初是被我刺伤倒下,并不是被白警官的麻醉弹射伤。他并没有醒来。」

「这些醒来的人,包括我们,应该都是当初被白警官的麻醉弹射中的人,只有这种方式倒下的人, 现在才能醒来。至于白警官......我想他应该也是这样的。」许墨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「他已经醒来了。」

她走到研究室的窗边,朝着窗外大喊:「白起!」

平静无风。自然也没有任何白起的回应。

她走出研究室、会议室,进入走廊,先是疾步而行,之后开始跑起来。

「白起,你在哪里,你不是说只要我在风里,你就感知得到我吗?你人呢?」她心里念祷着。

回到方才的草皮上,一个颀长的身影伫立在她刚才停留的位置,背对着她,目光向着前方一颗银杏树。银杏树同其他的植物一样,抽出新芽,宛若新生。

她的脚步慢下来,揉揉眼睛,害怕自己看到的只是幻觉。

「白起......是你吗?」

前方的人缓缓回头,看着她,扬起一抹不羁的笑。

「好久不见。」



#后记:暴动设定的原型,是游戏端的服务器大中毒,因此导致民众暴动(游戏程序错乱);周棋洛在控制舱内的做的事是设定内部开启程序;雨后大地重生代表服务器开始恢复运作。

#结论:我不想再写末日文啦QQ设定很烧脑,即便现在已写成篇,仍有不少漏洞可抓。我还是去写甜甜文就好了QQ



评论

热度(5)